第一章 若求醫,不一定非找他

位高人,請問是真的嗎?”高人?莫非是說老頭子?秦默有些疑,“你們找他?”“廢話,不找他,難不找你?”秦默瞥了眼駕駛座上的陳子明,也沒理應,繼而詢問人,“你們找他有事?”“實不相瞞,聽說這位高人醫了得有妙手回春之,我特意從城趕來請他出山幫忙救治一人。”秦默恍然了。難怪神忡忡,原來如此。“先生,你認識他嗎?”“認識!”秦默回應的很乾脆。人一聽,神激,“那……那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?”這個……秦默猶豫了。...“秦默,你真要離開?”

山下一戶農家小院,一個人著為自己按的秦默,神間流著不捨。

人很漂亮,穿著也,一件白底碎花雪紡衫搭配花寬鬆,人心絃。

著那湛白,說實話,秦默還真不捨的走,隻是老頭子給他安排一門親事,又不能不去見。

“玉姐,我也不想,可老頭子的話,我不得不聽。”

一聽這話,玉姐一把將他推開,嘟著不滿道:“說到底,還不是要離開?你走了,我咋整?難不,你真要與我分開?”

見不高興,秦默連忙安,“玉姐,我沒那意思,我這不是正想辦法的嘛!”

“要不這樣,我先見見,然後把婚約推掉,回頭跟老頭子說人家不願意我這個窮小子,咋樣?”

這麼一說,玉姐臉纔好轉一些,“那……萬一對方比我漂亮,你還會退婚嗎?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玉姐,在我眼裡,你永遠是最的,我怎麼可能為了別的人而丟下你?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你相信我!”

看他一副心態誠懇的模樣,玉姐也不再他,“那……那好吧,那……那你退了婚,可一定要回來找我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離開後,你記得照顧好自己。”

著他那依依不捨的背影,玉姐神忡忡,“但願你這次進城,不會將我忘。”

……

七月!

烈日炎炎,強烈的線,照在山腳下的道路上,讓人汗流不止。

此時,一個年不急不慢的邁著步子朝城方向走。

年形偏瘦,穿著也普通,反倒是臉龐,倒要幾分眉目清秀。

他不是別人,正是秦默。

隻見他一邊行走一邊踢著路旁石子心鬱悶。

麵都沒見過,就給自己包辦婚姻,也不知老頭子咋想的?

想想還是玉姐好,要長相有長相,要材有材,守著這麼個人,乾嘛還非要去見一個很有可能嫁不出去的醜八怪?

秦默腳尖用力,石子飛起,本以為會掉落在地……

誰知……

一聲哐響,竟打在一輛行駛而來的黑商務車前玻璃上……,結果,幾道裂紋砟然而現。

商務車戛然而止在路中間。

接著,一個穿著華麗的男人開啟車門走下來,朝秦默怒吼道:“你找死啊?敢砸我的車,我招你惹你了?”

秦默也蠻尷尬,連忙上前說好話,“那個,真對不住哥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對不住有什麼用?”男子一臉氣憤,著自己心的車,又斥責道:“知不知道我這車昨天剛到手,今天你就給我掛了彩,你說,怎麼辦?”

秦默瞅了瞅那幾道裂紋,好聲說道:“賠,我賠就是。”

賠?

男人上下瞥了瞥他,“哼,你賠得起嗎?就你這樣的鄉佬,把你賣了也不夠我這塊玻璃錢的。”

這話,秦默:“……”

自己有錯在先,好言協商,他卻跟吃了嗆藥似的,讓人不爽。

“小子,我告訴你,今兒不賠錢,休想離開。”

“我沒錢!”

秦默的回應,氣的男人臉沉,“你說什麼?你沒錢?”

“是啊,你都說我是鄉佬了,既然是鄉佬,哪有錢賠你?”

秦默聳聳肩,男人青筋暴起,扯過他領就要教訓他,然而一道悅耳聲從車傳了出來。

“陳子明,住手!”

扭頭去,後排車窗不知什麼時候搖了下來,一張到極致的麵孔映秦默視線。

好漂亮的人……

腮凝新荔,目若秋水。

清麗白的臉蛋著微微紅潤,恰如明珠玉,秀照人。

嗯?

不對!

原本青春靚麗的年紀,秦默卻發現柳眉夾雜一焦急與憂慮。

“紅,這小子砸我的車,還理直氣壯不賠錢。”

人瞅了眼秦默,繼而對陳子明說道:“放開他吧!正事要!”

“可我的車……”

人楞他一眼,陳子明也不敢再說,指了指秦默,“小子,這次算你走運,下次遇見,別怪我不客氣。”

見他走進駕駛座,秦默整理一下服繼續前行,路過後排車窗的時候人喊住了他。

“先生,請問前邊是牛家村嗎?”

秦默愣了愣,點頭說道:“是的,你們要去牛家村?”

“嗯,聽說牛家村的山上住著一位高人,請問是真的嗎?”

高人?

莫非是說老頭子?

秦默有些疑,“你們找他?”

“廢話,不找他,難不找你?”

秦默瞥了眼駕駛座上的陳子明,也沒理應,繼而詢問人,“你們找他有事?”

“實不相瞞,聽說這位高人醫了得有妙手回春之,我特意從城趕來請他出山幫忙救治一人。”

秦默恍然了。

難怪神忡忡,原來如此。

“先生,你認識他嗎?”

“認識!”

秦默回應的很乾脆。

人一聽,神激,“那……那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?”

這個……秦默猶豫了。

“先生,隻要你幫我見到他,我唐紅一定重金酬謝。”

按理說,請求,不應該拒絕,可老頭子早一步下山雲遊四海,別說是,就是自己也聯係不上。

“先生?”唐紅再次開口。

秦默了鼻子說道:“小姐,這個恐怕有點難,你們要找的人,此刻他不在山上。在你們來之前,他雲遊四海去了,別說你們,就是我也聯係不上。”

“你……你說的是真的?那位高人真不在這裡了?”

唐紅緒失落。

“要是在,我又何苦阻止你們?”秦默見神憂慮,又道:“若求醫,不一定非找他,不介意的話,我倒可以跟你們去瞧瞧病?”

“你?”

陳子明言語鄙視,“你算什麼東西?哪能配跟高人比?”

秦默嗬嗬一笑,著臉不太好看的唐紅,道:“正好我去城,你們載我一程,我為你們治病,如何?”

“紅,別聽他瞎咧咧,就他這窮酸樣,哪會看病?無非是想搭我們的車回城。”

住!

唐紅瞪他一眼,又扭頭盯著秦默打量。

發現這小子穿的不怎樣,眼神倒蠻誠懇的,隻是……自己該相信他嗎?

見沒吭聲,秦默也不自討沒趣,“既然你們不信,當我沒說。”

秦默繼續前行,唐紅連忙喊住他,“等一下,你……真會治病?”老頭子咋想的?想想還是玉姐好,要長相有長相,要材有材,守著這麼個人,乾嘛還非要去見一個很有可能嫁不出去的醜八怪?秦默腳尖用力,石子飛起,本以為會掉落在地……誰知……一聲哐響,竟打在一輛行駛而來的黑商務車前玻璃上……,結果,幾道裂紋砟然而現。商務車戛然而止在路中間。接著,一個穿著華麗的男人開啟車門走下來,朝秦默怒吼道:“你找死啊?敢砸我的車,我招你惹你了?”秦默也蠻尷尬,連忙上前說好話,“那個,真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