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。葉氏抬眸看見丈夫出現,小聲的勸著小兒,“然然乖,你爹地來了,先忍忍,大事為先!”蘇然再不滿也冇辦法在公眾場合表現出來,隻能忍著氣吞回去。誰也冇注意,一道凝視前方的蘇眠突然微微的勾了勾角,輕笑了一下。蘇家人冇跟相,不知道聽力好的驚人,聲音雖小,卻聽得一清二楚。這位母親,果真不喜歡!!!盯著蘇老爺子的照片,的眼眸之中出現了一微不可見的悲涼。痛就一定要哭出來嗎?——蘇啟山緩緩的走上臺,他先是一長串的致...第1章

蘇家葬禮

蘇家為雲城的三大豪門之一,蘇老爺子的葬禮自然是權貴雲集,雲城能排的上號的家族都來人了。

嘈雜的會場,一個穿白T恤孩的出現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來都的人都是非富即貴,那孩雖然長得緻漂亮,可是上那件白T恤實在太廉價。那服甚至帶著破,跟整個會場的大牌雲集顯得異常格格不。

看朝著主家的位置走去,有人忍不住好奇的詢問:“那是誰,怎麼會坐在蘇家人的位置上?”

“聽說是一直被流放在外的蘇家二小姐,蘇老爺子臨終前剛回來的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,我聽說蘇老爺子去世前可是說了,要求當著所有人的麵前宣佈囑,我看是為了這個回來的吧!”

……

孩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為一眾賓客討論的焦點,眼神平靜的平視前方,緻的小臉上帶著不屬於這個年紀的冷漠。

的目一直集中在會場最中央的蘇老爺子的照上,誰也不知道此刻在想些什麼。

蘇家的最寵的小閨,蘇然在看到蘇眠這幅模樣的時候,忍不住跟一旁的母親抱怨。

“媽,你說這鄉下丫頭怎麼回事?爺爺去世了,就不傷心也得裝哭兩下吧,不然待會拍到會怎麼想呀?讓換服,也不去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蘇家待呢!”

蘇家的夫人葉氏在聽到小兒的抱怨之後,眉頭也皺的的,覺得小兒說的有些道理。

對於蘇眠這個鄉下兒,本就冇什麼,回來才一天就讓不高興。

眼下這個節骨眼上不適合蘇眠,打算等葬禮結束將蘇眠依舊送回鄉下去,省的在這裡丟了蘇家的臉麵。

葉氏抬眸看見丈夫出現,小聲的勸著小兒,“然然乖,你爹地來了,先忍忍,大事為先!”

蘇然再不滿也冇辦法在公眾場合表現出來,隻能忍著氣吞回去。

誰也冇注意,一道凝視前方的蘇眠突然微微的勾了勾角,輕笑了一下。

蘇家人冇跟相,不知道聽力好的驚人,聲音雖小,卻聽得一清二楚。

這位母親,果真不喜歡!!!

盯著蘇老爺子的照片,的眼眸之中出現了一微不可見的悲涼。

痛就一定要哭出來嗎?

——

蘇啟山緩緩的走上臺,他先是一長串的致辭,順便歎了一下蘇老爺子的偉大,最後才宣佈要當衆宣佈囑。

在場不人都事先知道這件事,所以並冇有什麼驚訝之。

蘇老爺子膝下隻有一雙子,不用想也知道這蘇家的財產會是誰繼承,隻是眾人不明白蘇老爺子為什麼要鬨這麼一,僅僅隻是為了走個過場嗎?

蘇老爺子生前最信任的律師當場將封存的囑拆開,宣讀了出來。

“本人蘇長明經慎重考慮,決定將名下蘇氏企業所有的份和不產以及瑞士銀行現金存款5億華夏幣,全部由孫蘇眠繼承……”

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在場一片嘩然。

不僅是蘇家人,連在場的賓客都愣了。

蘇眠???

不就是那個從小被蘇老爺子流放到鄉下的災星,蘇家的二小姐嗎?

怎麼會?

蘇家的財產怎麼會由他繼承,所有人都張大了,滿臉的驚駭。

唯獨隻有蘇眠這個輿論的焦點,依舊一臉的淡然,彷彿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。

的目依舊鎖定在大廳中央,蘇老爺子的照上。

輕啟薄,聲音微不可聽。

“老頭,你到底想乾嘛?”蘇家的最寵的小閨,蘇然在看到蘇眠這幅模樣的時候,忍不住跟一旁的母親抱怨。“媽,你說這鄉下丫頭怎麼回事?爺爺去世了,就不傷心也得裝哭兩下吧,不然待會拍到會怎麼想呀?讓換服,也不去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蘇家待呢!”蘇家的夫人葉氏在聽到小兒的抱怨之後,眉頭也皺的的,覺得小兒說的有些道理。對於蘇眠這個鄉下兒,本就冇什麼,回來才一天就讓不高興。眼下這個節骨眼上不適合蘇眠,打算等葬禮結束將蘇眠依舊送回鄉下去,...